王永红:公司破产丝毫不慌套61亿携女明星出逃亲爹去世都不回

俗话说:“商场如战场”,像马云、马化腾这样的人物,都是在时代的浪潮中抓住了机遇,一跃成为望其项背的企业家顶流。

互联网和实体经济在我国是并身并存的两大产业,其中房地产领域更是永恒的蛋糕。

2014年,北京本土房地产品牌中发展势头最为迅猛的中弘集团,成功杀入全国500强的行列,其董事长王永红,自2007年以来累计慈善捐款总额高达五千多万,可2018年,中弘集团却爆雷被深圳证券交易所强制终止上市,短短四年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如果说腾讯和华为的成功,是有马化腾和任正非的正确引领,那么中弘集团的失败,也正是因为其实际控股人王永红的错误决定。

王永红,1972年出生在江西宜春一个小康家庭,他的父亲是吃公家粮的基层干部,因此王永红从小便比普通孩子的条件更优越。

他的母亲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性格柔弱,于是家长里短基本都是父亲的一言堂,王永红小时候还十分乖巧听话,但随着青春期的到来,他和父亲的矛盾也越来越深,这也为他后来潜逃国外、连父亲去世都不曾露面,埋下了根源。

王永红在大学期间,学的是工商管理,虽然父亲想让他从政,但他偏偏反其道而行。

1993年,大学毕业的王永红,在父亲关系网的安排下,进入江西中成实业公司实习,不到半年便被升为副总经理,这其中的水分不言而喻。

对于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副总经理的岗位确实是十分优渥和体面,可随之而来的议论,却一句比一句难听。

深感自己满腹才华无处施展,王永红在1995年年底和父亲大吵了一架,带着简单的行李成为了北漂一族。

刚刚来到北京时,他也没有任何的头绪,只知道自己要干出一番事业,让当初在背后说闲话的人们彻底闭嘴。

王永红的第一份工作,是加油站的普通员工,虽然没有当初的总经理职位有派头,但朝九晚五,福利齐全,在九十年代已经是很不错的差事了。

普通人可能会在收入稳定之后,安于现状,可王永红却时时刻刻都在思考,如何跳转到更高的平台。

王永红所在的加油站,是一站式的汽修、加油、保养的综合型企业,当时国内的汽车行业正处在发展势头上,小汽车暂时还是富裕人家的奢侈品,并没有成为普通百姓家中的必需品。

在北上广这样的大城市中,综合型的汽车周边服务并不多见,二三线城市就更不必多言。

刚来北京不到两年,他并没有存下太多的积蓄,因此尽管内心十分抗拒,但他也不得不求助自己的父亲,为他的创业提供第一笔启动资金。

在父亲的支持下,王永红和哥哥王继红,在北京注册成立了中弘卓业集团,主营汽车维修和增殖业务,迈出了打造商业王国的第一步。

受到当初工作的综合型汽修企业的影响,加上大学所学专业也涉及了企业管理,王永红从一开始,便将目光放得十分长远。

他注册了中弘集团的商标,将汽修厂定位在高端服务线上,随后拿到了经营加油站的许可,在北京各个区陆陆续续铺开了经营战线。

当然不少人后来也发现,王永红在汽车行业的成功,并非是他个人的经营能力多么卓越,而是恰好站在了风口之上。

此时的王永红,虽然已经小有成就,但在首都遍地是富豪的发展阶段,却也显得不足为道。

随着汽车服务品牌如同雨后春笋般接连冒出,“国家队”也下场和民营企业竞争,王永红不得不早做打算,谋求转型。

2000年,王永红将集团旗下所有的加油站,全部打包出售给了中石油集团,正式宣布进军房地产行业。

中国人喜爱购置地产的传统,是自古以来埋藏在小农经济基因里的不变规律,多少著名企业家在成功后,都会想要在房地产领域分一杯羹,王永红当然也不例外。

打包出售了加油站后,王永红将所有的资金全部用来买地,一举拿下了北京朝阳区常营乡附近将近600亩农田。

当时这个位于五环以外的庄稼用地,地段偏僻,价格极低,几次三番的竞标都没人愿意充当冤大头,而刚刚涉足房地产的王永红,一时也成了一个笑线亩田地后,王永红并没有急着开发,虽然投入了大笔的现金流,但中弘集团在汽车行业发展的几年,已经积攒了足够的资本。

2001年,王永红注册成立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在北京市区相继开发了数个楼盘和商业街,顺利转型进入房地产行业。

在几项投资都受益甚好后,王永红的身价水涨船高,随后他便在家乡成立了“桑梓情”基金会,开始进行慈善教育活动。

这一举动不仅让王永红在以往看不起自己的老乡面前扬眉吐气,也为中弘集团树立企业声誉带来了良好的效益。

2007年,王永红在《环球企业家》杂志举办的慈善晚会上,以四十万元的赠款创下历史最高纪录,同年,

好运在这时不断地眷顾着王永红,2008年,北京奥运会正式举办,而在此之前规划奥运场馆时,王永红曾经投资了巨款的600亩田地,也随着北京区域规划的东扩,成为了抢手的香饽饽。

之前反对王永红投资这片土地的人,甚至还包括了他的哥哥王继红,然而转瞬之间,云泥之别,王永红在中弘集团的地位从此不可撼动,在房地产行业也靠实力真正的名声鹊起。

2008年,汶川突发特大地震,王永红通过中国青年联合会向灾区捐款五百万,同年冰灾时期,王永红捐赠救灾物资两千万元,2010年青海玉树地震中,他也通过北京慈善基金总会捐款人民币及救灾物资一千万元。

随着江西电视台、宜春地方电视台、《江西日报》等诸多媒体广泛宣传王永红的慈善事迹,

行百里者半九十,正当王永红处于事业黄金期,被众人追捧所冲昏的头脑,让这个年轻首富直接坠入深渊。

王永红真正的堕落,便是从沉迷于美色开始的。2011年,张艺谋执导的电影《金陵十三钗》在上映不到四天的时间里,创下了1.5亿票房,成为当年华语电影最卖座的票房冠军,至今仍是中国电影史上不可多得的优秀影片。

而在《金陵十三钗》中,怡春的扮演者韩庭熙,就是王永红豪掷“亿”金的“真命天女”。

怡春这个角色,在小说原著中并不存在,而这部影片在金球奖中提名最佳外语片的领奖红毯上,也是韩庭熙代表剧组出席,而不是主演倪妮。

虽然他在商场应酬之中,有无数风情万种的姑娘们投怀送抱,却在碰到韩庭熙之后,深深陷入了她孤高冷艳的磁场当中。

韩庭熙出生于1987年,比王永红整整小了15岁,2010年以平面模特的身份正式出道,也是在机缘巧合之下,王永红发现了这个稚嫩却又迷人的姑娘。

为了博得韩庭熙的开心,王永红在金钱物质上尽显土豪风范,更是成为韩庭熙事业上强有力的支柱。

2013年,韩庭熙陪同王永红参加香港佳士得秋季拍卖会,在韩看中了一支乾隆粉彩官窑龙凤瓶后,

这个“为博妃子一笑”的举动,成为了业界人士茶余饭后的谈资,当然更多的是贬义词。

可是处在事业上升期的王永红,不仅没有感到自己的行为有失偏颇,还在各种投资者的建议之下,走入了经营的困境。

2013年,王永红投资43亿,打造了一个“美猴王乐园”,经营不到一年,便因入不敷出亏损倒闭,这也成为他走下坡路的开端。

由于韩庭熙的原因,王永红开始涉足影视圈,在娱乐、游戏等多个领域都有大小不一的投资项目,

可是自信的王永红认为这些都无关紧要,光是北京五环的9000套商品房,就足够他一辈子吃穿不愁。

2014年,在王永红个人投资连连亏损的情况下,中弘集团依然挤进了全国房地产企业前500强,这无疑冲淡了王永红的警惕心,反而使他更加盲目自大了起来。

中弘集团一直经营的是传统的小区和商业街开发,虽然首次涉猎旅游地产,但在他眼里房地产不分家,只要是有发展势头的领域,

当时海南的旅游开发,已经接近饱和,各大龙头企业和国家投资的项目层出不穷,而原本习惯了大陆内部房地产市场的中弘集团,并没有独特的优势。

为了拿下海南一个人工半岛的开发权,王永红甚至向银行抵押了中弘的部分股权,凑齐60亿砸在了上面。

自2010年中弘股份在深圳交易所上市以来,便一直保持了稳定的增值态势,可尽管上市之后企业的营收成倍增长,但重大的交易事项,也同样受到严格的监测和管理。

2017年,王永红满怀信心的海南人工岛,被爆出质量问题,中弘被直接罚款将近四千万,虽然还没变成烂尾项目,但此事也给他带来了上百亿损失。

2018年6月,为了支撑企业的正常运转,中弘集团将上市股份中的22.28亿股股份,转让给了新疆佳龙旅游股份有限公司,然而这一台面帐其实只是为了背后的交易作掩护。

早在海南人工岛事故后,王永红便和海南本地两家旅游开发公司,私下签订了股权收购协议,

,而这一切都是未经董事会、股东大会的审议,而且未及时向相关机构提请申报此事。这不仅意味着中弘集团自2017年起,所有的季度报告都是虚假构造,也意味着中弘其实早就已经是个挂名交易的空壳子。

虽然国内对于房地产行业的政策日渐紧缩,但毕竟在北京、江西,还有诸多的内部城市,中弘开发的项目还是有一定的竞争优势。

作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股人,一路打拼爬上来的王永红,在海南事故后彻底放弃了肩上的重任。

2018年9月4号,深交所发布了对中弘集团的纪律处分,对王永红、王继红公开谴责,10月3号,中国证监会立案介入调查,到12月底,“中弘股份”在27号结束交易后正式退市。

等金融机构名下的累积债务,高达700亿元,这不仅说明王永红投资的大部分房源都是“借钱买地”,也意味着购房者可能面临”房财两空“的噩耗。而这一切、这其中所有因为中弘的退市,而受到波及的投资者,没有对远在国外的王永红带来任何影响。

他带着韩庭熙在欧洲四处旅游观光,居住的是上千万的豪宅,出行乘坐的也都是加长版林肯轿车,好一幅潇洒快活的模样。

2018年底,王永红的父亲因病去世,其实早在王永红的公司出事时,他的公务员父亲便受到了牵连,被组织上要求进行了多次谈话和反省,从此便郁结成疾,每况愈下。

2019年6月,深交所再次发布了终身禁止王永红进入证券市场的行政命令,而中弘将近20多万中小股东,也联名要求深交所和相关部门严肃处理此次违法交易行为带来的一系列恶性影响,将罪魁祸首王永红逮捕归案。

如果王永红能保持创业的初心,居安思危,常备不懈,而不是在财富的积累之中迷失了方向,可能如今的中弘仍然是屹立不倒的地产集团。

昔日江西最年轻的首富,在慈善事业上毫不吝啬的房地产新秀,为何最后连父亲的葬礼都不曾归家?能够作出携款潜逃不顾投资者生死的违法行为,

虽然他在各种灾害发生时,大笔大笔的物质资金支持缓解了前线的压力,但他花出去的钱,来自投资者和资产购置者,而得到的名声,却是仅仅属于他自己,却仅仅是有利于他事业发展的垫脚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